热线电话: 15871259896
公司地址: 湖北省随州市南郊平原岗

北方大范围降雪 除雪车上路先挠后融雪

  自本月19日京城迎来本轮雨雪天气,环卫系统先是启动“蓝色预警”,又于21日晚10点,升级扫雪铲冰“黄色预警”,全员出动,应对上周末暴雪。全市包括环卫集团在内共计6万余工人,在各自岗位上顶风冒雪、昼夜加班加点、高强度作业,保障首都路面桥区不积雪、不结冰,市民安全出行。

  昨夜到今天凌晨雪势最大,法晚记者跟随一线环卫工从北京环卫平房基地出发作业,记录下了这些环卫工人在风雪夜中的工作。

  昨日23点23分,环卫工韩会永从近两米高的除雪车座位上爬下,车沿的脚踏板裹了一层碎冰,他用一只脚来回蹭干净,尽管动作不大,但脚落地时仍然“哎哟”一声疼得叫了起来,浑身酸痛的他不得不扶着车门在地上站稳。再过37分钟,他就整整在长安街、机场线及二环路等重要路段上作业了18个小时、行程200多公里。

  昨天,当市民拉开窗帘惊叹大雪时,韩会永和队友们已在早上6点分别开着100多辆各式环卫车从平房基地出发,驶往城区各个责任路段。

  紧邻平房基地的是北京东郊殡仪馆,十年前,东郊殡仪馆还被叫做“平房火葬场”,26岁的韩会永刚从一家煤炭公司转到北京环卫集团第三分公司一车队,那时平房火葬场周边没有几户人家,荒凉冷清。

  韩会永今年才36岁,开过三代环卫除雪车,现在开的是多功能除雪车。他还记得,最早的除雪车有两个方向盘,那时清扫路面左中右不同部位还需要调换座位。

  “那会儿平房这儿确实瘆得慌,现在好了,周边都住这么多人了。”昨晚8点多,韩会永又开着除雪车出发了。就在上车前,他匆忙“扒拉”了昨天的第一顿饭。

  车开上京广桥,遇到桥区匝道的结冰路段。韩会永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在挡位后面的触摸屏上调控融雪剂剂量,眼睛盯着路况车辆同时,还要留意车前的滚刷不能碰到马路牙子。

  滚刷有力地“挠”过路面,同时喷撒环保融雪剂,像犁地一样把雪块融开,黑色的“雪融”在车前推进,后面露出马路。遇到滚刷不抓地,韩会永要下去查看,这时驶过的私家车溅起泥水溅了他一身。

  尽管已在路上跑了12个小时,韩会永依然要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。他告诉法晚(法晚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,这种载重6吨、高3米多的除雪车底轻上重,尤其是车斗还背着料,极易发生侧翻,“刹车时一定要点刹,不能一踩到底”。

  一车队负责的清扫区域包括长安街、机场线和二三四环等京城东半区的主要路段,而韩会永的工作范围主要在机场线、长安街上。

  “雪不停作业不停,雪情就是命令,这是老环卫人一直传承下来的责任心。”韩会永说。

  在青年路,韩会永开着除雪车从自家小区前面开过,每次用完车上的融雪剂后,都要返回基地加料,这次回来,是今天第十二次从家门口路过。

  韩会永原计划昨天带三岁的女儿去儿研所看一直没见好的感冒,一场雪下来又得往后推。“真是实在没时间,这阵儿过去一定要赶紧去排号。”老韩说,今天家里打了两个电话,叮嘱他注意安全。

  时钟走到23:10,韩会永开车返回平房基地,倒库加料,开到油站加满油,把车交给另一位同事。现在他已不打算回家了,会影响家里人休息,而且早上5点多还要起床铲冰。他走到宿舍的床铺上,裹上一件大衣躺下,沉睡了过去。

  23:30,在平房基地的一楼调度室,车队长辛建华正催促着刚回来的司机去食堂吃饭。调度员吴瑞民接到在外巡查的副队长李春刚的电话,紧急调派车辆支援结冰桥区坡道。

  在二楼,58岁的运保中心党支部书记崔红旗刚吃过药,躺到沙发上刚准备休息一会儿,又接到电话,需要协调集团送来加料吊车的两个专用挂钩……平房基地外,雪依然下着,一辆辆环卫除雪铲冰车还在来来往往……

  截至今天早晨6时,全市共出动环卫专业作业人员6.6万人次,出动多功能除雪车、推雪铲、融雪车等除雪车辆设备7257台次,出动小型步道除雪设备27146台次,施撒融雪剂1.3万吨。

  城市主要道路、立交桥桥区及匝道已完成4次以上作业,目前城市道路畅通有序。市、区扫雪铲冰指挥部办公室领导带班、24小时值班值守和4小时信息反馈制度,安排人员上路巡查,及时调度作业力量,确保道路不结冰。

亿宝娱乐